首页 > 最新电影资讯 > 韩延谈《送你一朵小红花》:积极生活,奖励无处不在

韩延谈《送你一朵小红花》:积极生活,奖励无处不在

2021-01-06 08:11 稿源:电影资讯 0条评论

“小时候没觉得拿‘小红花’是一件重要的事情,但现在觉得,成年人更需要这种形式的鼓励。”12月31日,电影《送...

韩延谈《送你一朵小红花》:积极生活,奖励无处不在

“小时候没觉得拿‘小红花’是一件重要的事情,但现在觉得,成年人更需要这种形式的鼓励。”12月31日,电影《送你一朵小红花》上映,导演韩延接受人民网文娱部采访,讲述自己拍摄影片的心路历程。

5年前,韩延曾将熊顿的抗癌漫画《滚蛋吧!肿瘤君》搬上大银幕,感动了无数人;如今,韩延将近几年对生命的思考注入《送你一朵小红花》,希望用作品为观众带去心灵的抚慰,“活着是件不容易的事儿,希望大家可以通过这部电影感受到爱与温暖。当一个人变得积极主动起来,他会处处逢缘,生活的奖励无处不在。”

慰藉心灵 成年人更需要“小红花”

人民网文娱:片名“送你一朵小红花”很有童趣,你在现实生活中有关于“小红花”的记忆吗?“小红花”在片中的寓意是什么?

韩延:其实我和影片里的韦一航很像,小时候没得过“小红花”。那时候没觉得拿“小红花”是一件重要的事情,但现在觉得,成年人更需要这种形式的鼓励。

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们反而吝惜表达简单的善意。“小红花”可以成为人与人之间相处的润滑剂,让大家达成某种理解。“送你一朵小红花”,相信身边永远有人默默爱着你。正是这广义的爱,推动了世界默默运转。

人民网文娱:作为你导演的“生命三部曲”的第二部,本片和《滚蛋吧!肿瘤君》相比,有哪些变与不变?

韩延:之所以把这几部电影称为“生命三部曲”,因为我一直对与生命课题相关的人物故事很感兴趣。《送你一朵小红花》是我这几年积累而来的作品,剧本初稿是我自己写的。《滚蛋吧!肿瘤君》不一样,原著漫画由熊顿完成,我进入项目的时候,剧本已经非常成熟了。

拍完《滚蛋吧!肿瘤君》之后,我不想拍一个人得病后在床上辗转反侧的痛苦;我们怎样面对失去的痛苦、精神上的痛苦,是我表达的核心。有个朋友告诉我,他在人生最难的时候,通过《滚蛋吧!肿瘤君》这部电影汲取了力量。我觉得文艺作品应该给观众精神上的慰藉,当你在电影里真诚地分享你对世界的看法时,真的会带来回馈。

韩延谈《送你一朵小红花》:积极生活,奖励无处不在

人民网文娱:易烊千玺饰演的韦一航,最开始是个“抗癌不积极分子”,和家人之间也产生了不少摩擦。如何看待韦一航这个角色?如何看待他和马小远之间的关系?

韩延:“不积极”是韦一航给自己立的一个人设。他觉得很不公平,在人生最好的年纪遇到了最糟糕的事情,他应该怎样从泥潭里挣扎出来,怎么去面对之后的人生?这是我们设定这个角色的原因。

马小远像个“班干部”,对所有事情都很积极。她是韦一航的向导,但她同样也不是完美的角色,她在认识韦一航之后逐渐成长。

人民网文娱:韦一航雨中表白、与父亲发生冲突的两场戏,对观众来说很有冲击力。你觉得易烊千玺在片中的表现如何?

韩延:他经常在拍摄间隙坐在屋里揣摩细节,非常用心地体验韦一航这个角色。千玺拍这个电影的时候正读大二,才19岁,但他对文本的理解很深入,对塑造角色的渴望很强烈。他在中戏学到的塑造角色的技巧,在影片里运用得恰到好处。

千玺和“妈妈”朱媛媛、“爸爸”高亚麟相处得非常融洽。朱媛媛、高亚麟收工了也不走,会留在片场看千玺表演。他们俩经常夸千玺,“这孩子太好了”“表演太松弛了”,他们共同营造出的家庭生活氛围,令我非常满意。

积极生活 会与奖励不期而遇

人民网文娱:片中抗癌互助群和两个抗癌家庭的片段引发了大家的共情,他们在生活里往往会表现得更“乐观”。这些细节取材于真实生活吗?

韩延:这两个家庭是典型的普通家庭,但因为家里有一个病人,经历过惊心动魄的时刻,所以会更脆弱一些,也会不断给自己“打鸡血”。癌症患者的父母通常会有特别夸张、不同常人的地方,比如爱开玩笑的老马,他为了哄生病的女儿开心,才开始学变魔术。

吴晓昧,抗癌互助群群主,他的“心灵鸡汤”看似是没什么用的大道理,但如果你正处于人生低谷,很可能被其中的一句话点醒。病友们通过互助群,倾诉自己不能与家人吐露的感受,互相倾听、互相取暖,这样的方式是真实存在的,反映了病友们的真实需求。

人民网文娱:韦一航和马小远模拟“周游世界”的桥段很有创意,也很浪漫,设置这一桥段的初衷是什么?

善意评论,理性发言!

网友评论

共有 条评论


   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