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最新电影资讯 > 中生代演员开始霸屏!流量不灵了?

中生代演员开始霸屏!流量不灵了?

2020-08-28 08:36 稿源:电影资讯 0条评论

2020年的影视圈,鲜肉、小花不再霸屏,中生代演员来到聚光灯下。从今年的网剧爆款《隐秘的角落》到综艺《乘风破...

2020年的影视圈,鲜肉、小花不再霸屏,中生代演员来到聚光灯下。

从今年的网剧爆款《隐秘的角落》到综艺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,再到刚开幕的上海电视节,中生代演员都成为不可忽视的存在。尤其是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,入围演员中,最年轻的都已超过30岁。有人评价,这是一场中生代的较量。

中生代崛起

其实,很长时间以来,中生代都是影视圈的中坚力量。相对新生代演员,他们多了很多经验,在表演上不再青涩,也更得到业界和观众的认可。

新生代和中生代有各自的市场,本不会有什么冲突。直到前几年,流量之风乍起,拥有大批粉丝的流量小生、小花成为业界“香饽饽”。为了票房、播放量以及收视率,大批剧组靠粉丝数选演员,不管他们会不会演戏、角色合不合适,先“抢”了再说。在那段时间,哪部剧里没有个流量明星,都算跟不上时代。

一时间,“IP+流量”的流水线式影视制作模式受到热捧,量产影视剧似乎指日可待。还有业内人士表示,不会再请专业编剧,遂引发轩然大波。

大量资本也开始涌入,影视圈各个环节都进入赚快钱的阶段。但另一方面,各种元素堆砌出的影视作品并没有获得观众认可,反而引发逆反心理。流量不能变现,作品频频扑街。

对于流量明星演技的批评之声也甚嚣尘上,抠图、替身、数字小姐等负面新闻不断爆出,“天价片酬”更是将他们送到风口浪尖,一些向流量明星伸出橄榄枝的专业奖项则遭遇观众差评。

流量失灵后,一些优秀的中生代演员反而异军突起。近两年反响较好的电视剧中,很多都是中生代演员的作品,如《都挺好》《庆余年》《长安十二时辰》《小欢喜》等。

白玉兰奖看实力还是看人气?

在今年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的提名中,中生代演员也占据了多数席位。入围最佳男主角的有陈宝国、黄磊、雷佳音、孙红雷、张若昀,最年轻的张若昀也已入行十多年。海清、马伊琍、秦海璐、孙俪、闫妮入围最佳女主角,她们都是电视台的“收视招牌”。

最佳男女配角的竞争也很激烈,陈道明、沙溢、田雨、王劲松、张鲁一角逐最佳男配角,邓家佳、李纯、梅婷、陶虹、咏梅角逐最佳女配角。

其实在白玉兰奖历史上,中生代演员的身影一直都在。上海电视节创立于1986年,一开始定位为国际性的电视节,很多作品都来自国外。后来,随着国内影视行业的发展,国产电视剧逐渐成为主角。在2000年第八届上海电视节国际影视节目交易会上,国内电视台、影视公司几乎占了八成以上。

到2007年,白玉兰奖的主要奖项开始被国产剧承包,那一届的最佳男女演员是孙红雷、刘若英。之后十多年,上海电视节一直钟情实力派,在今年的提名名单中,陈宝国、孙红雷、马伊琍、秦海璐、孙俪、闫妮都是白玉兰奖的常客。

对于作品,上海电视节的评价标准也综合了大众性、专业性以及海派风格。比如2008年,《金婚》《士兵突击》《闯关东》《奋斗》《双面胶》几部剧都很火,但最后获奖的是《金婚》和《士兵突击》,人气很高的《奋斗》反而颗粒无收。

为了权衡观众对于高人气演员的呼声,上海电视节在2009年设立了票选最具人气演员奖,该奖项持续6年,刘诗诗、吴奇隆、杨幂、乔振宇、李小冉都曾获人气奖。

中生代演员拼什么?

随着资本退潮,影视行业进入寒冬,优质的内容变得至关重要。而对于演员来说,自身的能力也成为硬通货。

关键是,经历过一轮野蛮生长后,影视创作回归常识,观众的要求也越来越高,这迫使演员们从不同层面进行突破。流量演员们开始磨炼演技,中生代演员们的较量也不轻松。在演技之外,还有对作品、角色的选择。

孙红雷是白玉兰奖史上获奖最多的演员之一,但这两年,他的影视作品并不多,评价也一般。去年的《带着爸爸去留学》豆瓣评分3.5分,本次提名的《新世界》制作精良,但评分却高开低走。陈宝国、秦海璐的《老酒馆》由刘江执导、高满堂编剧,评价不错,但也有观众认为剧作是老思维。

好剧的标准在变化,除了演技,观众还更注重剧本扎不扎实、剧情有没有新意、是否能引起共鸣。即便是卖相好的剧,也可能遭遇口碑滑铁卢,比如赵宝刚导演的《青春斗》、黄磊主演的《深夜食堂》。今年热播的《精英律师》《如果岁月可回头》《完美关系》也面临着叫座不叫好的困境。

网剧的崛起,也给中生代演员带来挑战和机遇。挑战是演员们将面临新的创作方式和更严苛的要求,而机遇在于,当传统电视剧出现注水、价值观陈旧等问题时,类型化、快节奏、精品化的网剧正在收获更多观众,提供更大的发挥空间。

善意评论,理性发言!

网友评论

共有 条评论


    返回顶部